当前位置:重庆最新新闻网主页 > 前沿资讯网网国内 > 校本研修心得体会网内容

高要新闻

这个年轻人没有疯狂抛弃你,只是让你疯狂地排队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保持成长,干翻一切”,这就是聂云宸的奋斗。  曾经一篇《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刷屏全网,新一代的年轻创业者在资本巨浪的裹挟下疯狂生长,打造出令人眩晕的互联网创业神话。如今,潮水退去,神话速朽,摩拜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摩拜。  众人茫然四顾,竟发现,在看似最传统、最不起眼的行业里,一位出身普通的90后创业者,悄然书写着他的传奇。  这是一个不太一样的故事,也是一个或许更接近大多数普通人的故事。  2017年,胡润研究院发布首张“30X30”创业领袖榜单,30位30岁以下的创业领袖入围。在这份榜单上,有“国民老公”王思聪这样万众瞩目的富二代,也有ofo创始人戴威那样的名校精英,“领袖”们多从事IT、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高科技行业。  群星之中,卖奶茶的聂云宸显得普通极了。  聂云宸出生于江西一个普通家庭,初中随父母来到广东江门,读了一所普通大学。父母都是工程师,为人严谨。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聂云宸的人生貌似应该按部就班、规规矩矩。  然而,聂云宸偏偏是个“闲不住”的人。高中时,他就想创业,并在19岁那年开了一家手机店,从此偏离“正常”人生路。  “我觉得创业对于我是天生的一种性格。”对于“商机”的判断,聂云宸也许更多是直觉的冲动,但不得不说,他也确实有一种常人难得的敏锐。  聂云宸开手机店的那年,正是国内智能手机发展的关键一年。2010年,具有跨时代意义的iPhone 4上市,谷歌安卓系统开始崛起,诺基亚勉强焕发着最后的荣光。  聂云宸起初想得很简单,除了卖手机,还可以靠越狱刷机挣钱,一次收两百,这样的无本生意听起来简直钱途光明。  然而,因为选址偏僻,无人问津。  聂云宸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所有刷机服务全部免费!  “顾客不来,这不是他的错,是我们的错,我们没有让他知道我们。现在他来这里受到免费服务了,说不定以后就有机会成为我们的客户。”  这是活脱脱的互联网思维啊!因为免费服务,顾客果然多了起来。有些人不好意思,会买点手机壳等配件以作“补偿”。  聂云宸发现,这样的套路,竟然成就了一门更好的生意:配件无需售后,消费频次高,而且成本低、毛利率高,库存压力小。  就这样,他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也挣到了喜茶最原始的启动资金。  当人们发现喝杯奶茶要排队两小时以上时,喜茶火了。  2017年2月,喜茶在上海人民广场开了第一家店,开业后的一个月里,创下了“买一杯排队七小时”的记录。上百人排队,3个排队区,现场黄牛或兜售排队、或加价转卖现货,一杯30元的奶茶能卖到100元。  此后,喜茶每在一个新的城市开店,都会引发如潮的排队盛况。  喜茶登陆北京当天,正值八月暴雨,糟糕的天气也没能阻挡消费者对这杯“网红”奶茶的热情,雨中等待4个小时,甚至到了晚上还排了一个多小时队伍。  时针拨回到2012年,回到喜茶的起点。  21岁的聂云宸带着开手机店攒的20万元,在广东江门一条名为江边里的小巷开了一家奶茶店。店面只有30多平米。开业初期,生意冷清,最惨的一天只有20元营业额。  这一幕和手机店一开始的窘境何其相似。不过,手机店的创业经历教会了聂云宸随机应变——很多事情无法预料,但可以改变。那么,奶茶店该怎么变?  聂云宸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假如世界上没有人开过奶茶店,我第一个开,我会怎么做产品、选料、做流程?”  上世纪90年代,随着台湾珍珠奶茶进入大陆,内地茶饮连锁行业开始兴起。最初的奶茶用各式粉末冲调而成,得其味而无其物,被称为“粉末时代”;日后不断演变升级,coco都可、快乐柠檬等传统奶茶品牌开始出现,有了真正的茶叶,有了各种水果,有了更复杂的配方,但使用的奶还是以粉末为主。  “虽然这个粉末是合法的,但我不想用。为什么大家要把粉末吃进肚子里?”聂云宸直言,不用粉末是研发喜茶的出发点。  为此,聂云宸花了半年多时间去调试,“从零开始,没有任何基础,光是了解奶茶的结构就花了很长时间”。  终于,市面上第一款不加粉末的奶茶诞生了——喜茶首创芝士奶霜茶,使用新鲜芝士块和鲜奶打制,原茶茶叶现泡好茶,喝之前先抿一口醇浓的奶霜,全新的形态和口感使这款产品一经推出,便大受欢迎。  聂云宸结束了茶饮行业近30年结构几乎不变的奶茶时代,通过奶盖茶系的创新让这个传统行业焕发新机,重燃大众对茶的消费热情。  新茶饮时代到来了:  口碑起来了,喜茶从江边里走出,开哪火哪,2016年更是一口气开了50家店,年营业额过亿。2017年,喜茶一路向北,在上海迎来高光时刻,成为了全国年轻人都想喝一杯的“网红”奶茶。  单店日销量超2000杯,外卖月销量最高达5000单;月营业额最高超过300万,一天能做到10万元流水,坪效超过星巴克;全国总门店数超100家;融资超5亿,估值超过60亿。  这是喜茶在这两年时间内交出的成绩单。  “很多品牌不是死在扩张的速度上,而是死在最后势能不够。”在聂云宸看来,喜茶的势能很足。  “喜茶最核心的是产品。”聂云宸认为,做产品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应该从本质上去提升产品。在他眼中,最重要的事只有两件——上市前的筛选和上市后的迭代。  为了保持头部品牌的地位,喜茶的创新压力极大。据悉,喜茶有30人左右的研发部门,下设茶饮研发实验室、烘焙实验室、茶叶品评室和品控化验室。聂云宸曾公开表示,喜茶一年大概会研发100多款产品,但最终面世的不到10款。  喜茶的菜单基本上每年都会有一次比较大的迭代,从早期十多个类别、50多款产品,一路精简,茶饮只有明星产品芝士茗茶、鲜茶水果、波波茶、纯茶这四大系列,数量约为普通奶茶店的一半。  从喜茶的产品结构可以看出,除了首创的芝士奶霜系列外,其他都是经受过市场考验、当下最流行的爆款——口感丰富的各类水果茶、新晋网红“波波茶”。  尽管因此被奈雪冠上了“抄袭”之名,但对于“一向以市场结果说话”的喜茶来说,这只不过是一个理智而正确的市场选择。  毕竟,消费者买单的原因不只是“好喝”,更因为:这是“喜茶”。  90后聂云宸深谙同龄人的心理。  年轻消费者追求新奇和潮流,“一杯难求”成功地激发了他们的好奇心和从众心理,使品牌在互联网上被消费者自发地传播、分享。  喜茶也借势而上,不仅大手笔地在社交媒体上投放广告,而且与耐克、杜蕾斯、美宝莲、佳能、深航等多个品牌跨界营销。充足的曝光量带来巨大的流量,线上线下互哺,真金白银滚滚而来。  更深入地来看,这群年轻消费者不仅仅满足于产品本身,更追求消费对自我的品味和身份的认可,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并乐意与消费场景产生互动。喜茶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这种需求,获得了消费者的认同和好感。  “从产品到门店都是消费者整体体验中的环节,而每家门店的设计,都是一个灵感诠释的过程。对于茶饮店来说,门店是品牌唯一的体现窗口。”聂云宸说,“每开一家新店,我都极为重视。”  每进驻一座城市,聂云宸都会亲自带队,认真研究该城市的地理人文,选择先在城市最知名的核心商圈开店,树立喜茶的品牌形象,成功赢得当地年轻人的认可,再下沉扩散。  为了迎合年轻消费者的多元化个性,不同于以往奶茶店几十平米的档口小店模式,喜茶的主打特色门店都在100平米以上,并且被设计成不同风格的主题,如LAB店、黑金店、粉色店、DP(Daydream Project)店等。主题店将消费者带入沉浸式的空间场景,这个空间不再是一个消费空间,更是一个独特的、有共鸣的社交空间。  ▲今年8月北京首家DP店落户中关村(000931,股吧),名为“茶寮听雨”,数百根镜面如水墨泼画倾泻而下,风势雨意铺面而来。  聂云宸是个处女座。  他会为了调试产品,每天喝下不少于20杯奶茶;会因为“喜茶没有恋爱的味道”这样无厘头的评论而一直辗转难眠;会因为自家外卖送错了货而气得砸电视;会不放心别人而一人身兼数职、亲力亲为,从Logo设计到门店装修风格,他都亲自在电脑上画出……  “我热爱我的品牌,所以我会保护它,就会有攻击性。”  前段时间,奈雪の茶(以下简称“奈雪”)创始人彭心公开点名喜茶抄袭其多款产品,聂云宸也是毫不客气地留言回怼,声称对方在“无病呻吟”。  或许正是这种性格,聂云宸对产品和品牌要求极其严苛,更倾向于集中管理,这使得喜茶只有直营店,坚决不接受加盟。  在喜茶出现之前,传统奶茶行业的一大特点是大规模加盟开店。  加盟意味着产品标准化、便捷快速,但往往导致供应商的话语权极大。有无新品研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供应链企业而非品牌自身。  喜茶则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通过市场第一手的消费反馈,向供应商提要求,甚至打造自己的供应链系统。  聂云宸曾明确表态,喜茶很少用供应商提供的样品,而是在供应链上坚守“从消费者出发,反向定制”的原则。  2016年获得超一亿元的A轮融资后,聂云宸宣布喜茶将建立自己的茶园、供应链和培训学校。喜茶团队不仅深入到供应链上游进行茶园直采,还根据市场需求出资定制和培育专属茶叶,改良土壤、改进种植和制茶工艺,从而确保产品品质和独特口感。  如今,喜茶的茶叶供应商遍布印度、中国台湾、河南、广西等地,还在不断增加,茶叶货量也从最初的少量买卖到月均几十吨,一家店一天的茶叶消耗量是一家普通茶馆的20倍。平时卖到几千块钱一斤的茶叶,喜茶通过对供应链的把控,最终以一杯二十元左右价格的饮品呈现给顾客。  2017年,喜茶启动数字化管理,上线ERP系统,进一步规范物流中心采购、库存、配送管理标准作业流程,打通信息流,合理采购补货、减少库存压力,实现供应链效率最大化。  2018年,喜茶完成4亿元的B轮融资,资方为美团点评旗下产业基金龙珠资本。  这次融资用来做两件实事。一是上线外卖服务,还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点单小程序“Heytea go”,可实现提前预点单,缩短消费者等候时间,改善消费者的购物体验;二是进军海外市场,11月首站登陆新加坡,其他海外市场门店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  11月10日,喜茶顺利“出海”,其新加坡首店正式开业。仅仅一周内,就以日均销售2000-3000杯的亮眼成绩,在狮城掀起了一轮疯狂排队的热潮。  当喜茶还只是江门一家小店时,聂云宸就曾激励店员,“这是一个品牌诞生的地方”。  当时,大家都笑了。  谁也没有想到,五年后,在无资本无未来的创业风向下,喜茶在没有依靠任何外来资金和借贷的情况下,靠自身的盈利能力发展壮大。两轮锦上添花的融资后,聂云宸不仅创造了一杯估值超60亿的奶茶,搅动了一个千亿级别的大市场,而且扬帆出海,拉开了中国茶饮大航海时代的序幕。  《经济学人》杂志将喜茶喻为“中国的星巴克”。  对此,聂云宸谦虚地表示,喜茶从来没有要成为星巴克;接着,他又不谦虚地反问:为什么一定要做成星巴克?说不定可以比星巴克更好!  相较遍布全球、在中国就有数千家门店的星巴克而言,喜茶似乎太年轻了些。但是聂云宸的愿景并不遥远。  Euromonitor数据表明,根据目前新中式茶饮店的运营情况判断,未来行业龙头门店总量可达1000家左右(约为星巴克的1/2),而平均单店年销售额有望达到1200万元(约为星巴克的2倍),年销售收入有望达到120亿元以上,与星巴克销售体量相当。  中国是茶文化的发源地,是世界上唯一的乌龙茶、普洱茶的生产和出口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绿茶生产和出口国。尽管传统茶饮行业曾长期面临“七万茶企不敌一家立顿”的尴尬局面,但如今,以喜茶为首的新茶饮蓄势待发,潜在市场规模高达千亿元,并有望成为与星巴克一较高下的国际品牌,这让聂云宸备受鼓舞。  “以传统文化和茶的底蕴为基础,不止是中国,希望把茶带向世界。”低调的聂云宸终于没有掩饰自己的野心。  相比云巅之上的创业神话,聂云宸脚踏实地,坚持“一切以产品和顾客为核心”,将传统生意做出了新意,对习以为常再创新,在传统的中国茶饮行业,一步步带领喜茶走向年轻化和国际化。  “保持成长,干翻一切”,这就是聂云宸的奋斗。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当前文章:http://www.jpcdz.com/iv44jg6e/1050759-293401-52485.html

发布时间:00:17:31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外观设计  万彩吧  广州设计  万彩吧  产品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工业设计  万彩吧  广州外观设计  易用设计  

{相关文章}

锂电池潜艇将引领未来水下动力的发展。谁是第一个在日本和韩国?

    近年来,常规动力潜艇领域出现了一场新的风暴。2018年10月初,日本宣布发射第一艘以锂电池为动力的苍龙级潜艇。11月中旬,韩国还透露,“韩国研发的下一代潜艇将使用性能优异的锂电池”。据韩国消息人士透露,该潜艇一旦在2024年完工,将超过日本苍龙级,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常规动力潜艇。面对这种情况,美国国防媒体和专家提出了许多建议,认为美国海军还应投入部分精力和资金重新开始对以锂电池潜艇为代表的常规动力潜艇的研究。锂电池潜艇有什么优点?技术上的缺点是什么?空气动力潜艇(AIP)技术是否会被完全取代?2018年10月4日,神户造船厂不仅发射了一艘新的潜艇“凤凰号”,而且发射了潜艇战争的新纪元,使用我们日常使用的移动电话和笔记本电脑中的锂离子电池技术驱动潜艇。黄龙是第一艘使用锂电池的大型潜艇。锂电池潜艇将引领未来水下动力的发展。Akaurong是日本第11艘苍龙级潜艇。对于传统的动力潜艇,它的尺寸不小。这艘船长84米,有65名船员。潜水时,排水量为4200吨。在许多方面,苍龙级能力是传统动力潜艇的典型:装备有6个533毫米鱼雷发射器,它可以发射多达3089个鱼雷或鱼叉反舰导弹,最大水下速度为20节。虽然6100英里的航程远远落后于其他同类,但600米或600米以上的潜水深度远高于平均水平,甚至超过了一些反潜鱼雷的冲击深度。凤凰龙号耗资约5.36亿美元,仅是美国弗吉尼亚级核动力攻击潜艇成本的1/4至1/6。作为商业锂电池领域的另一个强国,韩国不愿意落后。11月17日,韩国国防采办工程局“下一代潜艇工程”项目主任丁毅志少将告诉美国国防新闻网站,韩国设计和制造的第一艘新型柴油-电动潜艇将于2018年9月发射,另外两艘将在2点前完成。024。柴油电动潜艇是韩国海军下一代攻击潜艇。它将配备世界上最大的锂电池供应商三星公司开发的一帮一_水泵底阀网锂电池。根据项目发布的信息,新型锂电池是潜艇专用的。更换铅酸电池可以使潜艇的水下作战时间延长一倍。据报道,韩国研制潜艇用锂电池已历时近30个月,现已通过技术评估向武器平台实用化集成迈出了重要一步。韩国公司拥有世界上最好的锂电池技术。我们对研发的要求之一是把安全和可靠性放在第一位。为此,即使以降低电池性能为代价,也要确保其符合更高和更严格的安全标准。然而,出于保密的原因,丁毅志没有透露锂电池的性能数据,但是说电池在定稿之前已经经过了严重的环境试验,如模拟爆炸、水灾、火灾和极端寒热等。虽然日本在韩国之前在苍龙级潜艇上使用过锂电池,但韩国人并不认为“领先”意味着“领先”。韩国的锂电池技术将比它的竞争对手更好。让我们拭目以待日韩战争的结果如何。沧龙级潜艇技术优势明显。现代常规动力潜艇通常用电力旋转螺旋桨,为其作战系统提供动力和能量。电力由柴油发动机和发电机产生,储存在数百个铅酸电池中。然而,柴油发动机消耗了潜艇的空气供应,迫使潜艇定期冲浪或潜水,然后在“暴露期”对电池充电,这使得潜艇更容易受到监视和攻击。此外,现有的常规动力潜艇发电机会产生相当大的噪声。因此,靠近敌方阵地的潜艇可能需要关闭柴油发动机,而仅仅依靠电池供电。但是潜艇的电池消耗非常快。以最快的速度(通常20海里),目前的常规动力潜艇将在1至2小时内耗尽电池功率。在5-10海里的可持续巡航速度下,持续时间可以延长到几天。解决这一问题的一种方法是使用核能,它不仅提供近乎无限的水下耐力,并允许潜艇以更高的速度航行,而且比柴油发动机更安静。然而,核潜艇不能达到非常低的噪音,因为传统的动力潜艇只靠电池工作,也不能关闭运行中的反应堆。更重要的是,核潜艇的成本是电池驱动的常规潜艇的四到六倍。即使对于拥有核反应堆技术的国家,核潜艇的短程巡逻也是“奢侈”。在过去20年中,常规动力潜艇的进步集中在使用各种更安静和更耐用的AIP方案来提供动力。以前,沧龙级是一艘非常现代化的常规动力潜艇,它10多年前投入使用。沧龙级潜江阴市环保局_喉炎的治疗方法网艇作为潮汐友好型潜艇的替代品,并非小潜艇。这是日本自二战结束以来建造的最大的潜艇。具有“X”型尾舵结构,能在狭窄的海岸环境中实现良好的操纵性。今天,使用瑞典斯特林发动机AIP技术部署了近10艘苍龙级潜艇。日本是一个岛国,海岸线漫长而复杂。它需要巡逻其领海,并通过潜艇保护其沿海安全。基于斯特林发动机的AIP技术经实践证明是经济的,可以满足日本海上自卫队与苍龙级大尺寸、充足燃料储备联合使用的需要。黄龙锂电池潜艇可以比核潜艇更安静地工作,并在需要浮出水面之前在水下待上几个星期,前提是它只能以4至6海里的低速航行。然而,这种AIP系统的缺点是由于可扩展性以及与用于操作它们的挥发性流体相关的风险。因此,日本希望不失去AIP技术的优势,它不会完全依赖AIP技术。通过这种方式,可以节省空间来开发其他能力,并且可以简化未来潜艇的设计、建造和维护。最重要的是,这种新配置将比大多数基于AIP的潜艇更安静。这种思想在改进后的苍龙级潜艇上实现。设计师们通过安装上千个锂电池,强大的柴油发动机和发电机,以及堆放大的排气口和进气口,把这个想法变成了现实。该概念还包括一个新的电力处理系统,可以处理高功率负载和优化效率。与传统的铅酸电池相比,锂电池有许多优点。例如,即使充电不足,也能够保持输出;比铅酸电池轻;充电可以非常快速地完成;可以存储更多的能量。锂电池可以释放80%-90%的能量,而铅酸电池可以释放60%-70%的能量。据报道,凤凰龙公司使用的672锂电池模块的电池寿命是正在改进的480铅酸电池的两倍,这意味着在浮出水面之前可以更广泛地巡航。此外,能够更快地给电池充电意味着潜艇在给电池充电时具有较短的危险期。通过计算,锂电池更换潜艇的充电时间从2.7小时缩短到1.4小时。当然,锂电池的价格更高,达到9700万美元,而铅酸电池的价格是1300万美元。此外,与AIP潜艇相比,KSS-III型锂电池潜艇推进系统的总体设计将更加复杂和繁琐。电池寿命越长,潜艇指挥官使用动力越灵活,发电机停机时间越长,实现超静音潜艇或高速机动时间越长。不仅如此,锂电池还可以根据需要提供大量的输出。与正在运行的AIP系统相比,它能使潜艇快速下潜到水下。总的来说,锂电池潜艇可能比AIP潜艇更适合短程巡逻。克服了技术上的缺点。1888年,西班牙小潜艇Peral是世界上最早的电力推进潜艇之一。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大多数潜艇仅靠电池供电。为什么纯电动潜艇一度被低估?原因是有一些技术限制。同样,锂电池技术在潜艇上的应用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2013年1月7日,由于锂电池过热,一架从东京飞往波士顿的日本航空公司波音787飞机起飞几分钟后着火,机舱内冒出烟雾。锂电池也使三星Note7手机频繁自燃,并被列为危险品。显然,锂电池失控和燃烧的风险对于装备有数百个锂电池的潜艇来说是个噩梦!一旦锂电池失去控制,它们将立即产生非常高的热量,释放有毒烟雾并排放导电灰尘。传统的方法很难消灭它们。事实上,美国海豹特种部队的小型潜艇的锂电池在2008年起火。这就是为什么锂离子电池技术已经在商业上应用了这么久,但是没有在大型潜艇上使用。为了应对这种风险,日本在技术研究上投入了数年的努力和数十亿美元。锂电池技术供应商与日本海上自卫队合作,通过制造更大的锂电池基体,克服这些问题,该基体具有增强的边界化学性质和更好的稳定性。供应商还进行了广泛的短路,盐水入侵,跌落和冲击试验,以证明锂电池适用于潜艇应用。此外,先进的苍龙级潜艇将安装专门的灭火系统,以便在发生火灾时迅速自动灭火。这些措施使锂电池具有更高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据报道,日本的测试配置非常严格,考虑到要面对的各种高压。黄龙的发射表明,日本对改进的锂电池的防治水规定_mouz网可操作性和安全性感到满意。作为世界上最好的两种常规潜艇动力方案,锂离子电池和AIP技术很可能被结合并部署在潜艇中,为用户提供两个世界最好的。例如,锂电池和燃料电池的结合可以生产出具有多种型号、高可持续性、低噪音和更快冲刺速度的强大潜艇。据报道,日本正在进行技术尝试,第7届苍龙级可能使用锂电池与早期的斯特林发动机相结合。带锂电池的潜艇可以充当苍龙级之间的桥梁,苍龙级以前装备了AIP,或者充当在潜艇上部署较小的新电池的技术演示。川崎重工将利用锂电池建造第12艘苍龙级潜艇,之后日本将开始开发下一代锂电池潜艇。此外,一些消息人士透露,苍龙级潜艇的斯特林AIP动力可升级为锂电池潜艇。通过新苍龙级潜艇的配置,日本有可能树立“优秀攻击型潜艇建造者”的形象,并增强其在新型常规动力潜艇技术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如果模型证明可靠和安全,它可能导致相当大的出口。有传言说澳大利亚重新对苍龙级潜艇感兴趣。2016年,澳大利亚在选择下一代常规动力潜艇时,最终将日本的苍龙级改为法国的梭鱼级,并计划建造12艘以取代现有的柯林斯级潜艇。然而,法国和澳大利亚在这个项目中的合作程度不同:澳大利亚希望在技术转让方面进行更多的合作,巴黎和堪培拉政府的变化也对这种安排提出了挑战。与日本对潜艇的需求相比,澳大利亚潜艇需要在远离当地水域的地方巡逻。如果它们是根据苍龙级为澳大利亚设计的,它们需要增加潜艇的长度,以便为船员提供更多的燃料和更多的舱位。无论如何,日本部署技术上可靠的锂电池潜艇标志着过去20年来实用常规动力潜艇技术的第二个重大飞跃。美国海军洛杉矶级攻击核潜艇SSN-700达拉斯数十年来一直默默鼓舞人心。尽管美国海军一直坚持发展更昂贵的核动力攻击夏梦老公_cba总决赛第一场网潜艇和战略核潜艇,并不断提高潜艇能力,但它仍然没有足够的资金和建玉兔东升_焦距范围网设速度来实现66艘潜艇舰队的目标。一些美国国防专家认为,鉴于与中国和俄罗斯日益激烈的安全竞争,锂离子潜艇是美国海军另一个值得重新评估的选择。根据《国家利益》杂志,如果日本成功地证明技术含量高、价格便宜的锂电池动力潜艇可以获得与装有AIP系统的潜艇类似的或更好的性能,并且具有与核潜艇相同的声学特性,美国应该采用这种技术。一些美国专家认为,美国海军完全有理由投资于常规动力潜艇,这些潜艇在过去30年中得到了迅速和充分的发展。美国军方有许多海洋任务,其中一些不需要核潜艇来完成。现在,一旦锂电池技术得到改进,美国海军就可以利用日本技术解决攻击潜艇能力不足的问题,并获得许可建造自己的锂电池潜艇。目前,一艘弗吉尼亚级攻击核潜艇的价格大约可以买到四艘龙级潜艇。如果日本的锂电池潜艇大规模生产,其价格将进一步下珍珠泉9号_时尚杂志网网降。这将是技术含量最高、成本最低的潜艇的解决方案。然而,更多的美国国防人员也指出了核心问题。美国海军造船业的背后是复杂的政治因素和特殊利益集团,而不仅仅是成本方面的考虑。特别是在潜艇建设方面,美国海军几十年来一直盲目地不愿偏离其“只核”潜艇战略,这可能使得一个逻辑命题几乎不可能实现。版权声明:本文发表在《军事文摘》。作者:史江月。如果您需要复制,请确保它是“从军事文摘复制”。

https://4l.cc/articlelist-398.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86.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53.htmlhttps://f49.in/wapindex-1000-336.html?sid=-3https://f49.in/articlelist-406-2.html?action=class&getTotal=98https://f49.in/article-37391.htmlhttps://f49.in/article-43975.htmlhttps://f49.in/article-2512.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41.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63.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352.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29.htmlhttps://f49.in/articlelist-426.htmlhttps://55t.cc/wapindex-1000-330.html?sid=-2https://55t.cc/article-3408.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77.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14.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362.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34.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32.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30.htmlhttps://55t.cc/articlelist-425.htmlhttps://www.c8.cn/ylsj/cqssc.htmlhttps://www.c8.cn/zst/dlt/chuliuzs.htmlhttps://www.c8.cn/zst/dlt/hqjo.htmlhttps://www.c8.cn/zst/pl5/chpl.htmlhttps://www.c8.cn/zst/pl5/sqzs.htmlhttps://www.c8.cn/zst/pl3/dqzs.htmlhttps://www.c8.cn/zst/qxc/elyzs.htmlhttps://www.c8.cn/zst/qxc/dxjo2.htmlhttps://www.c8.cn/zst/ssq/hzzs.htmlhttps://www.c8.cn/zst/3d/dlxzybzs.htmlhttps://www.c8.cn/zst/bjkl8/dewzs.htmlhttps://www.c8.cn/zst/lnkl12/ehdw.htmlhttps://www.c8.cn/zst/58.htmlhttps://www.c8.cn/zst/16.htmlhttps://www.c8.cn/zst/28.htmlhttps://www.c8.cn/zst/jsk3/hzzs.htmlhttps://www.c8.cn/jihua/cqkl10.htmlhttps://www.c8.cn/jihua/pk10.htmlhttps://www.c8.cn/gaoshou/gxk3.htmlhttps://www.c8.cn/http://www.easeid.cn/html/product/2013-5-29/316.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83.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79.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8.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4.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44.htmlhttps://4l.cc/articlelist-386.htmlhttp://www.easeid.cn/html/news/2013-6-3/264.html